目前位置: 首頁 > 部落格文章 > 吃檳榔的不一定是流氓,可能是懂的吃芒果的農人

瀏覽歷史

吃檳榔的不一定是流氓,可能是懂的吃芒果的農人 默默耕耘自然小舖 / 2011-06-18


忙忙忙~~沒想到夏天讓我這麼忙~~因為田裡很多工作,辦公室也很多工作~~

茫茫茫~~沒想到夏天讓我這麼茫~~因為在田裡曬太陽,曬到讓我茫茫茫~~

盲盲盲~~沒想到夏天讓我這麼盲~~因為很多事情混在一起,多到讓我盲盲盲~~

氓氓氓~~誰說吃檳榔的就一定是流氓,或許是懂的吃芒果的好農。


 



夏天到了,佳憲因為在田裡工作曬的臉紅紅的(雖然很黑看不太出來........),回到工作寮休息片刻時,看到桌上的愛文芒果比我還要紅,這時我在想,愛文芒果差不多準備和朋友們見面了。

其實愛文芒果在半個月前,就已經在市場上處處可見了,但為什麼默默耕耘要拖到現在才把愛文給上架?

比別人晚一步上架,速度比別人慢,就失去很多訂單,甚至搶不到消費者,為什麼還要拖?

 

其實很簡單,這時候開始的愛文芒果,才好吃!

默默耕耘不但只是提供安全的產品,更要在品質上達到最高標準。

 

愛文芒果,它需要相當炙熱的陽光,它需要在採收時下過一陣雨後再出大太陽幾天後,愛文芒果整個香味、甜度、果肉細膩度,才可以稱的上一顆愛文芒果。

田哥是這樣跟我說的,田哥是在枋山種愛文芒果的農人。

 

佳憲不吃檳榔,我不懂吃檳榔的滋味,但我卻可以稍微體會到為什麼勞力工作者,大多嘴裡都要咬上一顆檳榔。

這跟喝『ㄚ比呀』是一樣的道理,是一種莫名其妙的寄托,得到一絲絲的滿足感來換得更多體力,再用體力來換取工作,再用工作換取金錢,大部份的今錢給家庭再拿小部份的金錢去換取『ㄚ比呀』,再換得更多體力、換工作、換金錢、再換『ㄚ比呀』...........

這是一種惡性循環嗎?

不是!

這是一種莫名其妙的寄托!

是我可以了解,卻不能體會的一種莫名其妙的寄托。


田哥嘴裡也會咬上一顆檳榔,看起來很像流氓,再加上講話說著道地的台語,豪爽的聲音,讓我不禁把田哥和流氓劃上等號。

但,聽過他說對愛文的了解,就不會感到他是流氓。

他,應該是一位有知識的流氓。



 

『佳憲,你知道愛文怎麼吃嗎?』田哥在田裡這樣問我。

【不就是張開嘴巴吃?】

『佳憲,你知道愛文怎樣吃最好吃嗎?』田哥不死心的,在田裡又問了我第二次。

【讓媽媽把皮削一削,切成一塊一塊,不用自己動手最好吃ㄚ~~】

『佳憲,吃愛文芒果,跟喝酒一樣!』田哥不問我了,我想他再問下去應該會拿割草機把我給切塊凹肥。

 

吃愛文跟喝酒一樣,田哥果然是道地的流氓!

 


 

田哥不給我提問題,開始說起他的喝酒論。

吃愛文芒果,可以跟喝最便宜的脾酒一樣,用力的大口喝下去,讓脾酒衝進肚子,讓小麥的味道從胃裡面慢慢散發到嘴裡,讓二氧化碳的氣衝進鼻子內,享受氣灌鼻後暢通的感覺。

所以愛文芒果,跟脾酒喝法一樣吃下去,讓愛文的味道從胃裡面慢慢散發到嘴裡,最後到鼻子,跟老婆接吻的時候,就可以有愛文的香味。

 

【不是檳榔味嗎】佳憲我很白目的題了問題。



田哥雖然很像流氓,但田野間卻是友善的耕作,地上的草皮柔柔軟軟的,跟田哥種出來的愛文芒果一樣,都是會讓人覺得很舒服的。

 

我看田哥好像在找割草機了,很害怕他把我給埋了。

【就這一種吃法?】趕緊問了問題,讓田哥繼續他的吃愛文喝酒法。

 

再高級一點,就是喝個五百塊內的紅酒!

五百塊的紅酒,說起來沒什麼特別的,不像高級紅酒一樣,喝起來只要會甜和順口,之後吞下肚後感覺還有點酸,那算在五百內的紅酒也是不錯了。

所以,喝個五百塊內的紅酒的方法來吃愛文,就要找不是熟透的,其它地方是紅通通的外表‧找到一點還帶有淡綠色的外皮,那吃起來,就會帶有一點酸酸的口感,就像喝這紅酒一樣了。

 

田哥不想給我發言的機會,滔滔不絕的接下去說。

再來是高粱喝法!

這高梁肯定要58的,只有38肯定是不夠的!(58是只58度c高梁,38就是38度c)

先把整瓶高梁放進冰塊裡面,讓它從瓶子開始冰,冰到高梁裡面,隔一段時間就搖晃酒瓶,讓高梁可以充分冰鎮到。

等到冰鎮夠了之後,打開瓶蓋,一定要馬上聞那開瓶的酒香,濃濃的高梁香從鼻子裡面充進去,當場就可以醉了三分之一。

到進小小的高梁杯裡,二話不說別讓高梁等太久,要不然它就會緊張到流汗,流到杯子外面都是,那時這杯高梁就可惜掉了。

第一杯,潤喉!一點一點的喝下,讓喉嚨嚐到這高梁像小棉羊慢慢走過。

第二杯,微入!比第一杯稍微多一點的入口量,讓喉嚨和食道感受到高梁像小黃牛踏過。

第三杯,進步!喝下半口的量,讓喉嚨、食道、胃,都可以遭到高梁如同狂牛一樣奔跑。

第四杯,暢快!一口吞下,好像小說一樣,喝下去之後好像有隻龍要從身體裡面飛上天了。

 

『親像飛龍飛上天~~~~飛向天~~』田哥哼起好久之前連續劇的主題曲...............

http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aiuzTDpJjk8

 

田哥滔滔不絕的說他高梁喝法,看來田哥對喝高梁相當有深度,而且常常喝,但佳憲搞不太懂跟愛文有什麼關係。

【那跟吃愛文有什麼關聯?】

『當然有關係ㄚ!收到愛文後,打開箱子的那一瞬間,一定要馬上把箱子裡面的空氣給吸光!這可是愛文放在箱子裡面,有多少時間就有多少精華,你不吸光光就可惜了!』田哥理直氣壯的對我說。

【就這樣?】

『要不然你吃愛文,有辦法吃到感覺有條龍要飛上天嗎?』

田哥這樣跟我回了這句話,來斷結他的高梁喝法吃愛文。

我有種想法,是不是該換我找割草機了.............

 



『我跟你說說,佳憲。這最高級的愛文吃法,就像跟喝高級紅酒一樣,那種一瓶好幾千塊甚至把萬塊的!』

從田哥的眼神中,我可以感受到他的認真了,看樣子這才是吃愛文的正確方法。

 

一瓶好的紅酒,需要到入醒酒瓶來醒酒,就像愛文一樣,採下來要經過一兩天的時間,讓香味完全散發出來。剛採下來就馬上吃,就像阻止了愛文香味的飄散,讓這香味消失在未完成的結局。

經過醒酒之後的紅酒,讓不好的氣味離開,只留下單純的紅酒香,愛文芒果也是這樣,吃的時候才可以完全享用到愛文獨有的香味。

 

醒酒聞香之後,就是要輕輕搖晃酒杯,溫柔的飲下一口,讓紅酒香充滿在嘴裡,讓味蕾享用到滿分的紅酒後,再細細吞下。

吃愛文的時候,第一口一樣要小口一點,先讓味蕾感受到這顆愛文的香味,細細咀嚼品嚐愛文的香、愛文的甜、愛文的果肉細膩,直到挑剔的舌尖滿足之後,再吞下去。

 

從小塊吃到大塊,從內部果肉吃到芒果皮下,從蒂頭吃到尾部,從果肉吃到果籽。

 

喝下紅酒之後,嘴裡散發出來的是單純的紅酒香。

吃完愛文芒果後,嘴裡散發出來的是單純的芒果香。

細細品嚐,愛文芒果可以跟高級紅酒相提併論。

 


 

看著田哥認真的眼神,佳憲打從心底的佩服,一顆愛文芒果可以媲美一瓶頂級紅酒,這還是我第一次從果農嘴裡說出來,除了打從心底佩服之外,對田哥有流氓的感覺也消失不見。

一個生產者,大多都只會說自己種出來的水果,夠甜夠香夠好吃,但沒辦法像田哥一樣可以鉅細靡遺說出特點出來,田哥真的不一樣,他真的很不一樣。

 

【田哥,你說成這樣,那看來你很懂的品紅酒了喔?】我很好奇的這樣問田哥。

『沒!我以前偷偷買過一瓶兩千塊的紅酒後,我老婆再也不給我買了...............』

 

騎白馬的不一定是王子,有可能是唐僧;有翅膀的不一定是天使,有可能是鳥人。

咬檳榔的不一定是流氓,有可能是田哥;愛喝酒的不一定是酒鬼,也有可能是田哥。

 

你不用去體驗吃檳榔的寄托,你也不用去體驗喝脾酒的暢快,更不用體驗喝高梁會有龍飛上天,只要你細細品嚐每一顆愛文芒果,聞到吃到的就會是不一樣的愛文芒果。



(共0則評論)會員評論

會員名稱: 匿名會員
E-mail:
評價等級:
評論內容:
更多>>促銷商品